顶级酒店网
顶级酒店查询
首页 > 酒店时刻 > 乐享酒店 > 正文

这些酒店房间究竟都发生过什么?

2019-04-10 来源: 凤凰网  热度: 举报
分享到:
T + -

  梁文道曾经在节目里给作家做过一个有趣分类,喜欢泡咖啡馆的,和喜欢混酒店的。

  讲真在嘈杂的咖啡馆写书,可能更适合波伏娃这种沙龙女王&社交Diva,如果想安安静静地创作,明显还是骚可撩无猫可撸、且有24/7客房服务的酒店房间更理想。

  在高档酒店写作是个昂贵的习惯,川端康成在创作《古都》时,在京都“御三家”的柊家旅馆整整住了四个月,而普鲁斯特则干脆去巴黎丽兹打卡了十几年,才写完《追忆似水年华》。

  这些大咖的酒店写作地图,更是文坛八卦的高光和精华。

酒店写作地图

  | 巴黎

  菲茨杰拉德有一本短篇小说叫做《像丽兹酒店一样大的钻石》,比起《了不起的盖茨比》式的纸醉金迷,这篇小说直接散发着金钱的味道,并在读者心中植入一个强大的意象,如果有一个地方,像钻石一样璀璨夺目,像宝藏一样取之不尽,那就是巴黎丽兹酒店。

巴黎

  说起作家里的酒店控,海明威必须有姓名。作为菲茨杰拉德的资深酒友,海明威把对丽兹酒店的爱意表达得更干脆,在《太阳照常升起》里,海明威写道:“每当我梦想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天堂时,就如同身处巴黎的丽兹酒店”。

巴黎

  作为巴黎文艺圈“流动的盛宴”,旺多姆广场的丽兹酒店从来不缺大牌粉丝,普鲁斯特一直把丽兹当做客厅,常年喜欢在这里会客积累写作素材,并在每晚去丽兹包厢报道的十几年里,写下了《追忆似水年华》,这本被亲弟弟吐槽为“要读必须先得一场大病,或者把腿折断,不然哪来这么多时间”的名著,正是丽兹酒店独特氛围才能成就的“闲书”。

巴黎

  普鲁斯特出身富裕家庭,父亲是个小有成就的医生,母亲是犹太证券经纪人的女儿,经济实力足够支撑去高档酒店写作这个高尚嗜好,而海明威混迹巴黎时经济并不宽裕,每月兜里只有能在丽兹酒吧喝上两杯的酒钱。

巴黎

  直到二战后期,盟军解放法国,却因为经济原因,一直没有解放巴黎,丽兹酒吧长期处于停业状态,于是一直惦记丽兹酒窖几十万瓶法国葡萄酒的海明威,借助自己战地记者的身份,带领盟军开着坦克解放了丽兹酒店,当酒店值班经理认出这位老顾客时,海明威兴奋地为同行士兵点了73杯Martini,并入住最好的301号套房,用丽兹酒店的美味鸡尾酒,庆祝巴黎文艺光复。

巴黎

  因为海明威对丽兹的卓越贡献,纪念巴黎解放50周年时,丽兹酒店正式将“小酒吧”更名为“海明威酒吧”。

巴黎

  海明威和菲茨杰拉德当年在这里拼酒,互称“菲兹”与“海姆”时最爱的那张桌子也被特意保留,谁都可以在这里点上一杯海明威鸡尾酒,顺便思考下成为作家的可能性。

巴黎

  | 纽约

  相对于海明威,纽约派酒店控作家的代表人物是杜鲁门·卡波特。

纽约

  因为生活作风极为高调,而且和好莱坞关系密切,卡波特一直是个自带八卦流量的传奇作家,他号称自己出生在新奥尔良的Hotel Monteleone (事实是卡波特的母亲在怀孕时长期入住这家酒店,并在酒店附近的医院生产),后来也经常跟常年窝在Monteleone写作的威廉·福克纳在“福克纳套房”见面。

纽约

  卡波特关于酒店的怪癖几乎和八卦一样多,比如他从来不会住在任何一个电话号码和13相关的酒店房间,也从不在周五开始或者结束写作,酒店的烟灰缸里永远不会留下超过三个以上的烟蒂,多出来的那些,永远放在他大衣的口袋里。

纽约

  在非虚构代表作《冷血》大获成功之后,杜鲁门·卡波特曾在纽约的The Plaza酒店举办庆祝派对,那基本是一次承包了整个美国文艺圈大咖的极品大趴。当年的轰趴盛况,基本可以用《蒂凡尼早餐》里奥黛丽·赫本的疯狂社交派对来复习。

纽约

  The Plaza和作家的缘分远不止卡波特,菲茨杰拉德也是这家酒店的常客,以至于好友海明威曾郑重建议,让菲兹把肝脏留给普林斯顿(菲茨杰拉德是普林斯顿的肄业生),把真心留给The Plaza,酒店至今有专属的“菲茨杰拉德套房”,还曾为小李子版《了不起的盖茨比》举办过首映礼。

纽约

  纽约另一个地标式作家酒店是Chelsea Hotel,很多文坛大咖喜欢在这里写作,比如狄兰·托马斯、杰克·凯鲁亚克和阿瑟·米勒。

Chelsea Hotel

  酒店本身也是灵感之源,剧作家阿瑟·米勒曾经在这里写过一个Chelsea住客夫妇的故事,内含很多耐人寻味的细节。这个故事写在1962年,正是他和著名妻子玛丽莲·梦露离婚的那一年。

Chelsea Hotel

  The Algonquin Hotel以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作家圆桌”闻名,一帮知名美国作家,比如桃乐丝·帕克,乔治·考夫曼和艾德娜·费勃等等,曾定期在Algonquin共进午餐,高谈阔论各种文艺理念和政见,盛况约等于上世纪的大型文坛KOL直播。

The Algonquin Hotel

  当年无缘围观的读者粉丝,至今还会去酒店公共空间怀念和致敬,如果更注重体验,还可以在酒店预订房间,在门外挂上特制的请勿打扰标志:“请安静,正撰写美国小说”。

酒店

  还有人干脆成了酒店的共生体,剧作家田纳西·威廉姆斯住在纽约The Elysée整整十五年,直到1983年去世。酒店特意保留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总统套房。除了The Elysée,田纳西·威廉姆斯中间也偶尔会去新奥尔良的Monteleone打个卡,跟卡波特和福克纳约个酒局,入住Pontchartrain Hotel期间, 还写出了著名的《欲望号街车》。在Elysée,据说住客经常会被田纳西·威廉姆斯深夜狂暴的打字机声音吵醒,直到现在,酒店依然会接到这种投诉。

Pontchartrain Hotel

  | 伦敦

  英国作家住酒店事故多过故事,把名作《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当做人生信条的威尔士诗人狄兰·托马斯,第一次去美国时入住华盛顿广场酒店,结果因为轰趴过响,以及点客房服务的要求太过奇葩,忍无可忍的工作人员最终把这位“疯狂的狄兰”赶出了酒店。

狄兰·托马斯

  伦敦的Cadogan Hotel是一家开业于1887年的老牌酒店,1895年4月6日,即便已经事先被朋友警告,奥斯卡·王尔德依然在Cadogan流连,结果在酒店118号房间,被伦敦警察以“涉嫌风化”罪名逮捕。

Cadogan Hotel

  42年后,桂冠诗人约翰·贝杰曼专门为此写了一首诗《The Arrest of Oscar Wilde at the Cadogan Hotel》,事故不仅成为故事,还是一段文坛美谈,118房间也就此成为王尔德迷的朝圣地点。

The Arrest of Oscar Wilde at the Cadogan Hotel

  当伊恩·弗莱明不在加勒比海写作时,他总会在去伦敦Dukes Hotel酒吧的路上。永远只点一杯Martini——“用摇的,不用搅拌”,詹姆斯·邦德这句几乎成为个人Slogan的经典台词,正是在Dukes诞生。

Dukes Hotel

  | 伊斯坦布尔

  1926到1932年间,一位女推理小说家因为要去中东看望从事考古工作的丈夫,乘东方快车到伊斯坦布尔,之后去大马士革,再从大马士革穿越沙漠到达巴格达。这趟东方之旅中,她在伊斯坦布尔停留最多,每次都会入住佩拉宫(Pera Palace Hotel) 411房间。

佩拉宫

  佩拉宫最早就是接待东方快车旅客的豪华酒店,海明威也有过入住记录,并经常光顾酒店的Oriental Bar,作为过客海明威虽然没有在酒店写出完整作品,却把佩拉宫作为一个重要场景,写进了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里面。

佩拉宫

  411房间则是另外一个故事,因为频繁入住的那位推理小说家,正是阿加莎·克里斯蒂,《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很多情节,都是阿婆在这个房间里完成的,很多年后,房间里还出现过一把开启她日记本的小钥匙,给这间“阿婆套房”增加了更多神秘气息。

阿加莎·克里斯蒂

  | 爱丁堡

  作为英国最有钱的家庭主妇,J.K. 罗琳某天在家写作时,被嘈杂的环境吵到崩溃,深刻意识到这是个砸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之后,J.K. 罗琳跑去爱丁堡的The Balmoral酒店开了间房,房号是522。

The Balmoral

  从此J.K. 罗琳把522房间当做了自己的另一个家,在这里专心写作了一段时间之后,罗琳退房时在房间里留下了一个惊喜彩蛋。

The Balmoral

  房间的大理石赫尔墨斯雕像后面,罗琳偷偷写了一句话:“2007年1月11号,J.K. 罗琳在552房间完成了《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如今这个彩蛋已经被酒店翻牌,当做“J.K. 罗琳套房”的一大看点,一个特制的猫头鹰黄铜门环也被挂在了房门上,在整间酒店独一无二。

The Balmoral

  | 曼谷

  曼谷的文华东方酒店,以历史悠久的作家翼和作家酒廊闻名,The Auther's Lounge正是为了向在酒店完成伟大创作的作家致敬,其中包括毛姆(Somerset Maugham)、科沃德(Noël Coward)、米契纳(James Michener)和康拉德(Joseph Conrad)。

  航海小说家康拉德的代表作《阴影线》,就是在曼谷文华东方完成的,曼谷的东方之美给过他怎样的灵感,在小说中可以通过水手视角来体会:“酒店在湄南河两岸无限延展,附近的大皇宫,泰国著名的寺庙,华丽中伴随着荒芜。阳光垂直而下,斑驳的树影,仿佛触手一般,绚烂得让人无法抗拒”。

曼谷文华东方

  毛姆虽然常年被身体病痛折磨,却是个真正的世界旅行家,他曾在很多酒店进行写作,比如新加坡莱佛士、威尼斯The Gritti Palace、纽约瑞吉等等,在那个年代,绝对是大神级别的豪华酒店KOL,但曼谷文华东方一直是个特别的存在。

毛姆

  1960年,毛姆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86岁生日,还回忆了自己第一次入住的情景——因为身体状况太差,几乎被酒店赶了出去。酒店能做出的最好弥补,是一间以毛姆名字命名的紫色内饰作家套房,在这座清丽的殖民风格建筑里,既可以享受六便士带来的美好,也能随时仰望月亮。

曼谷文华东方

  撰文/ 赞那度

  图片/ 网络

为您推荐
  • 头条
  • 乐享
  • 度假
  • 旅行
  • 顶级
  • 精品
  • 奢华
  • 亲子

体验真正的英伦贵族酒店,这家是最高性价比的入门机会!

顶级酒店查询
顶级酒店查询

快乐旅行

酒店欣赏

顶级酒店查询
  • 亲子酒店
  • 特色酒店
阅读下一篇

14个世界上最美丽的酒店泳池

    导语:真正壮观的设计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游泳池也不例外。无论气候如何,任何一家名副其实的豪华酒店都有自己的特色——毕竟,很难说是淹没在...

返回网站首页返回乐享酒店首页
北京顶级酒店 天津顶级酒店 河北顶级酒店 山西顶级酒店 内蒙古顶级酒店 辽宁顶级酒店 吉林顶级酒店 黑龙江顶级酒店 上海顶级酒店 江苏顶级酒店 浙江顶级酒店 安徽顶级酒店 福建顶级酒店 江西顶级酒店 山东顶级酒店 河南顶级酒店 湖北顶级酒店 湖南顶级酒店 广东顶级酒店 广西顶级酒店 海南顶级酒店 重庆顶级酒店 四川顶级酒店 贵州顶级酒店 云南顶级酒店 西藏顶级酒店 陕西顶级酒店 甘肃顶级酒店 青海顶级酒店 宁夏顶级酒店 新疆顶级酒店 香港顶级酒店 澳门顶级酒店 台湾顶级酒店 三亚顶级酒店 丽江顶级酒店 大理顶级酒店